朱宁:深化金改 助温州经济再腾飞
发布日期:2012-10-18 08:19:11浏览次数: 来源:温州日报 作者:潘颖颖 字体:[ ]

  人物名片:朱宁,毕业于北京大学,随后赴美留学,获得康奈尔大学管理学硕士学位和耶鲁大学金融学博士学位。曾任加州大学终身金融教授,现任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耶鲁大学国际金融中心研究员,并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担任特聘金融教授,加州大学兼职金融教授。

  朱宁说自己上大学之后,只学了金融一项学问。这位有着北大、康奈尔、耶鲁一连串名校光环、正统科班出身的海归学者,却对温州这样一座远远称不上金融中心的草根城市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温州去年爆发民间借贷危机的时候,朱宁第一时间在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发表专栏文章,指出救温州不能“头痛医头”。今年3月,温州金改12条内容获批之后,朱宁又先后两次来温发表主题演讲,可谓最关注温州金改的经济学家之一。

  9月27日,他和辜胜阻、许小宁、冯仑、刘永好等财经大腕参加温州市工商联2012投资论坛。第二天,他又现身上海交大高级金融学院主办的“聚焦温州金改-沉浮30年”论坛。这位年轻院长过人的学术才智和谦逊有礼的亲和力让温州听众印象深刻。论坛结束后,他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持续关注温州——

  “温州人之间的相互扶持是特有的”

  “温州是中国经济的领先指数,或者说是改革标杆。”朱宁说,从温州出发,可以让人更好地了解中国经济发展的趋势。他还认为,温州还是了解中国经济,尤其是中国政治经济的窗口。中国原来一直是计划先行、以政府为主导的经济模式,所以他特别好奇,在温州这样一个传统上是市场占主导的经济环境下,政府的干预或者说行政指导有没有可能解决企业遇到的问题。

  温州不少民营企业、金融机构或是小贷公司的负责人都曾是朱宁的学生,和他们的接触过程中,朱宁对温商的印象更加立体和鲜明。“总的说来,有三点让我印象深刻。”朱宁说,第一是对市场的把握,第二是冲劲十足,很可能一起上课的学员下了课就能合伙做生意。第三是温州人相互之间有非常亲密的情感联系。“为什么危机之后,温州的情况比鄂尔多斯等地要好一点?我认为温州人之间特有的相互扶持、相互帮助发挥了作用。”

  在朱宁看来,金融就是信用经济,尤其是全国征信体系薄弱的情况下,很大程度上就是依靠人跟人之间的亲族或者血缘,这点其他城市没有温州这样的优势,比较难复制。

  金改这半年——

  “审慎看待温州金融改革成果”

  朱宁此次来温参加论坛期间,恰逢温州金改满半年之际。从学者的角度,他审慎地表达了自己对金改前景的看法,认为温州金改需要时间去检验。他指出,温州金改尽管是全国的试验田,但是资本从银行出来后,没办法控制它的流向,也就没办法保证温州改革的成果能够留在温州。

  朱宁表示,从地方政府的角度,自然是希望扶持地方经济和地方企业,但是很多金改的审批、牌照等等不是温州本地政府可以控制和决定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地方政府会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我倒有点担心,因为金改这个聚光灯的影响,原本可以做但不说的一些创新反而没有了。”

  而针对外界对“金改”还是“金管”的争议,朱宁也阐述了自己对监管的理解。他说,在国内,一提到监管好像就是政府什么都要管,实际上,在国外,监管(regulate)是设定规则和划定框架,只要是规则和框架范围之内,应该就是允许的。但是现在由于监管规则故意地模糊化,本来是司法和法律层面应该解决的,都落到了行政层面,才会出现监管缺失乃至公共权力的滥用和寻租。

  重新审视联保——

  “它也是一种金融创新”

  在不少人看来,温州的民间借贷危机很大程度上是缘于互保、联保“多米诺骨牌”的倒塌,联保机制也因此被贴上负面标签,但是朱宁对此有另一番理解。他说,从监管层面和稳定来看,联保的确存在问题。但一个硬币总有它的两面,对企业来说,联保就是一个金融创新。

  “(联保)把不同信用资质的企业联合在一起,等于是提升了原本信用资质比较差的企业的融资能力。”在他看来,一方面它解决融资短缺,另一方面,通过互保联保,一个企业的问题可能就加权成整个产业或者温州这个地区的问题。金融学上,这就有一个“大而不倒”的概念。一个企业倒闭,可能就悄无声息地倒掉了,但是一组企业或者一个地区的企业确实就能得到监管层或者说金融机构的关注。这种关注本身,从渡过危机这个角度讲,对温州企业是有价值的。从行业来讲,联保机制也是倒逼了这种金融改革。

  朱宁建议,对政府来说,应该认识到联保是一种正常的商业行为,不应该对其禁止或者打压。相当程度上,联保已经成为一种金融衍生工具了。不过他也提醒,这种信用绝不能滥用,政府在监管细节上还需要推敲,比如可以从备案的角度,对一定金额或者一定复杂程度以上的联保进行一个规定,从而对这种信息把握得更准确。

  论坛精彩观点

  “温州很多情况已出现好的变化”——

  6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我非常高兴又回到了温州,看到温州很多情况已经出现了很好的改变,对此我的感觉是喜忧参半。喜的是有很多的企业家、很多的数字、很多的官方报道已经反映出温州的经济有回转态势。忧的是在半年之前提出的12条创新和改革的指引下,究竟有多少真正落到了温州的经济上,真正给中国经济下一步的发展和腾飞创立先例和实验的机会。

  “温州企业家要做好长期投资的准备”——

  过去30年中国经济每年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这个范式很可能从此以后长期改变,过去10到15年全球投资低风险高回报也会过去。我们的企业家要考虑到更多做好多元化投资、长期投资的准备。温州企业家以胆大、能吃苦、爱冒险著称,随着全球经济环境的改变和放缓,有的时候冒风险不意味着有更大的回报。

  “全国意义上的金改需要进一步深化”——

  不管是利率市场化、债券市场的发展、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还是人民币资本项下的开放,这些都会对企业运营、国际投资或是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从各个方面来讲,中国在全国意义上金融改革的深化,才可能帮助温州本地的经济进一步腾飞,也可以帮助中国的经济摆脱过去一段时间高投资、高增长的状况,进入高质量、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模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打印本稿】【关闭本页】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