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今日温州 > 县市区信息
洞头区助力四川南部县汽摩配奔向“百亿产业集群”
发布日期:2019-12-30 08:06:40浏览次数: 来源:温州日报 字体:[ ]

跨越1800多公里,温州洞头区与四川南充市南部县联手,打造出全国最大东西部产业合作项目——总投资100亿元的新能源汽摩配产业园。

连日来,由温州力量注入的这一东西部扶贫协作成果,引发全国媒体关注:日前打包签约的汽摩配产业链整体投资项目,为南部县浙川东西部扶贫工业园再添金凤凰。至此,这个由洞头区助力南部县打造的这一扶贫工业园引进的汽摩配企业达到100余家。

横跨东西、跨越山海,两地如何以产业造血的方式,携手脱贫奔康?记者采访洞头挂职南部干部,听他们讲述背后的“山海经”,并探寻东西部扶贫协作中的温州力量。

跨世纪的特殊情缘

采访洞头挂职南部干部朱大志,从一篇报道开始。这是《浙江日报》于2017年10月7日刊发的《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的探索与实践全面小康一个也不能少》。文章写道——

“2002年,习近平刚来浙江,便让省协作办负责起草八封书信,分别发往浙江对口支援的西藏那曲、新疆和田、四川广元和南充、重庆涪陵和万州,以及贵州的黔东南、黔西南,明确表示浙江坚决贯彻中央精神,做好对口地区的帮扶工作。”

坚决扛起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的政治责任,这是习近平总书记的殷殷嘱托。

温州牢记嘱托,全力以赴地做好东西部扶贫协作各项工作。

温州与南部有着跨越世纪的不解之缘——从1996年起,温州市与四川省南部县建立对口帮扶关系。2017年,国家实施新一轮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两地再续前缘。2018年,温州市与南充市签订东西部扶贫协作框架协议,正式建立东西部扶贫协作关系。其中,明确由洞头区结对帮扶南部县,帮扶时间三年。从此,两地在产业培育、人才交流、教育医疗、康养旅游、劳务合作等方面,开启了更加广泛、深入的合作。

“山呼海应”的对口帮扶故事,从此情牵两地。

“三张牌”腾挪大空间

发展产业是实现脱贫的根本之策。温州与南部,相隔1800多公里,如何东西协作,做好产业转移文章?

为进一步巩固南部县作为国家首批脱贫摘帽先进县成果,彻底拔掉穷根,洞头区协助南部县坚持走工业强县富县之路,抓住东部产业转移契机,引进温州、台州等地新能源汽摩配企业入驻南部。

招商,首要在“招心”。洞头打出“亲情牌”,组织挂职干部发挥熟悉民营企业的优势,为企业算好投资南部县的“三笔账”:搬迁风险账、投资成本账、发展空间账,让企业放心安心落户。

“我信温州人,所以投资了南部。”落户南部县的玉环籍企业家说。因为这份信任,去年8月,洞头挂职干部第一次带队到玉环招商,就签约了10家企业,一年多来,协助南部县累积招引东部企业101家。

“全链招商”是另一张牌。按照“前端补链、中端壮链、后端续链”的思路,洞头开展延链招商,有针对性的招引了热处理、表面处理、物流运输等配套延伸企业,并筹建融资担保公司,力图破解浙江籍企业融资难问题。

与此同时,浙川东西部扶贫工业园开工建设,规划面积1000亩,项目基础建设总投资20亿元。2019年开工建设的15万平方米标准化厂房于今年底建成投入使用。

吸引企业入驻园区,挂职干部们打出了第三张牌:浙江首创的“最多跑一次”改革。

“我们在今年2月签约后,3月份就已投产了,签约、落地、投产一步到位。”四川世纪春金属制造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说。浙川东西部扶贫工业园借鉴浙江“最多跑一次”改革经验,从谈判到签约再到入驻投产,短则只用1个月,长则不超过3个月,极大压缩了企业开办时间。

“我的企业规模比较大,需要安装3台变压器。我提交了申请材料,只跑了一次,园区工作人员马上带着当地电力部门工作人员上门服务,没几天就安装好了。”四川舒豪卫浴用品制造有限公司负责人蔡长国连声称赞,园区“店小二”式的优质服务,让企业能快速地投入生产。

用心打好这“三张牌”,洞头挂职干部协助南部县共招引并已投产的42家企业在经过腾笼换鸟后的旧厂房里落户,另29家落户在即将投用的新厂房。刚刚签约的汽摩配产业链整体投资项目,则由玉环铭赫机械有限公司领衔、由30家企业集体打包签约,并牵头出资建设厂房。

好政策赢抱团扎根

招得来、留得住,更要发展得好。

短时间内大批温州、台州企业纷纷投资南部,这得益于《南部县支持东西部扶贫协作产业合作的若干优惠政策(试行)》系列优惠政策。其中亮点之处,是对新引进工业类项目给予用电、用工、用房、产业转移等多项补贴政策,对招引进来的浙江企业租用厂房免收前二年租金,对组团10家以上企业签约落户的给予优惠政策“批发价”。

有“批发价”,还有“补贴费”——给予10%-15%的设备补贴,促使更换新设备、采用新工艺,实现转型升级。目前新招引的企业新设备购置率已超60%。比如四川信德铜业有限公司,已搬迁及购置机床设备价值2100万元,其中全新进口先进设备1800万元,占比85.7%。

在“物力”支持上,两地以“腾笼换鸟”破解全县原有企业发展难问题,通过租赁、重组等途径,对8家僵尸企业与13家低效企业实现兼并重组,盘活闲置厂房近19万平方米,一批落后产能实现了转型升级。

在各大资源相继整合后,招引企业“抱团成长”的生动画卷随之展开——

2018年8月,首批10家签约玉环汽配企业共同抱团成立南环集团,集团下属企业均位于同一产业链上下游,既避免了同质竞争,又有效增强了企业竞争力;

推动新招引企业与本地企业合作,与南部县数家原有企业开展业务合营,联合引进铸造、表面处理、热处理等技术,实现优势互补,共赢发展,增强园区整体实力和市场竞争力……

向着“造血式”精准扶贫这一目标,挂职干部们建立产业扶贫新模式,激发贫困户内生动力。

在扶贫工业园区内,凡设有扶贫车间,优先聘用贫困人员的,都能得到2万元-5万元的资金补助。这笔“红包”正是洞头区提供的200万元帮扶资金;在山间地头,洞头区组织在南部县的浙江籍企业,开展“万企帮万村”精准扶贫行动。

除了“扶贫红包”,洞头还给出了“共享红包”。扶贫工业园区企业税收的地方留存部分的10%注入县东西部扶贫收益资金池,统筹用于全县扶贫开发事业。这一做法率四川全省之先,预计五年后,每年切块资金将达到1500万元,惠及数万贫困对象。

“造血”扶贫拔穷根。看到这些丰硕成果,朱大志在电话里说:“只有招引高质量项目和实现高质量发展两手抓、两手硬,构建好政策生态圈,整合好优势资源,南部县才能真正做强工业,一步一步向彻底拔掉穷根迈进。”(记者 叶凝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打印本稿】【关闭本页】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